学术 | 吴华阳:基于内经勇怯思想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焦虑患者的正念干预

时间:2024/5/25 作者: 吴华阳 陈正光 郝伟丽 叶永安 张耀圣 来源:中国医学气功学会 浏览次数:167

编者按:本文选自《中国医学气功学会第21届学术年会论文集》,由中国医学气功学会常务理事、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吴华阳副主任医师及其团队撰写。“勇怯”理论出自于《黄帝内经·素问》,“勇怯”是人体正气强弱的表现,中医气功结合调节人体勇怯状态对于疾病治疗有着重要意义。


吴华阳1陈正光 郝伟丽 叶永安 张耀圣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 北京100029)

摘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大规模爆发引发的社会恐慌,是导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在隔离治疗期间产生焦虑的主要原因。“勇怯”是人体正气强弱的表现,“勇”的增强,不仅可以提高人体免疫力,同时也可以增强人体对不良精神刺激的防御能力。因此调节人体勇怯的状态对于疾病的治疗有着重要意义。正念疗法可以有效地缓解压力、消除极端情绪,通过正念疗法可以激发隔离治疗患者的“勇气”,有效缓解患者焦虑紧张状态,临床疗效显著。

关键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勇怯理论;焦虑;正念干预

基金项目:扶正法治疗疫病的源流及教学实践研究(北京中医药大学教育科学研究专项课题,批准编号XJZX2008)

1作者简介:吴华阳,博士,副主任医师,wuhuayang2003095@126.com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规模爆发,对人类生命安全带来巨大威胁,由于突发事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大量的负面信息迅速产生,特别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在隔离治疗期间,不仅经受着呼吸困难、发热等躯体症状的折磨,同时还承受着对疾病和亲人的担忧以及在陌生环境下的孤独感,容易出现负面情绪过载,产生恐惧的心理反应,严重者可出现“急性焦虑发作”,出现心率增快、呼吸急促、胸闷气短、血压升高等症状。一项针对145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隔离留观期间患者研究表明,隔离留观患者中焦虑人数达126,占总人数的86.9%[1]。如何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确诊患者在隔离治疗期间进行心理干预,减轻焦虑带来的负面影响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

1中医“勇怯”理论

辨证论治是中医治疗基本特点,其通过外在的“象”,经过思维逻辑判断人体内部变化从而诊断疾病。《素问·经脉别论》:“诊病之道,观人勇怯,骨肉皮肤,能知其情以为诊法也。”故辨“勇怯”也是辨证论治的重要方法。如《灵枢·论勇》:“勇士者,目深以固,长冲直扬,三焦理横,其心端直,其肝大以坚,其胆满以傍,怒则气盛而胸张,肝举而胆横,眦裂而目扬,毛起而面苍。”勇士的特点为神气充足,目光炯炯,形体盛壮,肌肉筋骨强健,皮肤致密,性格暴烈张扬。“怯士者,目大而不减,阴阳相失,其焦理纵,短而小,肝系缓,其胆不满而纵,肠胃挺,胁下空,虽方大怒,气不能满其胸,肝肺虽举,气衰复下,故不能久怒。”“怯士”的特点为神气不足,目光柔弱,形体瘦小,皮肤疏松,性格内敛温和。《素问·经脉别论》指出:“勇者气行则已,怯者则著而为病也。”因此“勇怯”是人体正气强弱的表现,面对六淫、七情等致病因素,“勇”作为一种正面因素可以增加人体抗击疾病的能力,减少发病率,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怯”则可导致邪气留着,增加罹患疾病的风险。勇怯受精气神、禀赋、体质、年龄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就脏腑而言,勇怯主要与心、肝、胆关系密切。

1.1心藏神,心气不足则怯

心藏神,又为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心气不足则怯。《素问•示从容论》:“怯然少气者,是水道不行,形气消索也。”杨上善注:“怯,心不足也”。故心气不足可致怯。《医宗必读》言;“心藏神,神伤则心怯”,又言:“神伤而心怯,心怯则恐惧而伤肾”。《三因极一病证方论》中提到心胆虚怯,触事易惊的惊悸证可用温胆汤,《寿世保元》云:“悸之为病,心下怯怯,如恐人捕,皆心虚胆怯之所致也”,故心胆气虚者多见怯而少勇。

1.2肝藏魂,肝气虚则怯

肝藏魂,为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肝气疏泻太过则烦躁易怒,肝气疏泻不及则抑郁沉闷。肝气虚则会导致魂怯而燥扰不宁,如《景岳全书》言:“肝气虚则魂怯而不宁”,又如《血证论》云:“肝经气虚,脏寒魂怯”。同时,由于肝胆相照,肝虚者常见胆怯,如《赤水玄珠》所载:“肝虚则胆怯,故多负多恐也”。

1.3胆为甲木,与勇怯密切相关

“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胆气足则刚毅果决、有担当,对不良精神因素刺激防御力较强。胆气不足则优柔寡断,处事畏首畏尾,杞人忧天,在不良精神因素刺激下容易形成疾病。《素问·六节脏象论》:“凡十一脏取决于胆。”胆气贯穿于人体各个脏器之中,统领一身之阳气。阳气可以激发人体脏腑机能,推动气血运行,为机体提供热量,同时也起到护卫肌肤、抗御邪气的作用。人体所受的邪气不仅是外感六淫,不良信息刺激同样可以使人体气机失调产生疾病,如《素问·举痛论》:“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惊则气乱,思则气结。”胆气充足不仅可以抵御六淫邪气,也可以抵御外界不良信息、不良情绪带来的精神刺激。胆气可以安魂魄、镇心神,使精神、情绪稳定平和,缓解紧张焦虑等不良情绪。若胆气不足“则阳气运行不利,卫气不足,息不得眠,入夜恍惚,日作無神,思昏不已。”《灵枢·邪气脏腑病形篇》载:“胆病者,心下澹澹,恐人将捕之”。胆气不足可出现烦乱、失眠、心悸、恐惧、精神不振等症状,与焦虑产生的躯体症状极为类似。综上所述,“勇”的增强,对提高人体免疫力,祛邪外出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由于人形体的强弱很难在短时间内发生质的改变,而精神状态可以通过科学的干预出现较快的转变,因此通过调节人体勇怯的状态对于疾病的治疗有着重要意义。心、肝、胆与人体勇怯密切相关,因此,从心、肝、胆治疗入手,调整人体的勇怯,从而提高人体祛邪外出的能力。

2正念疗法

正念是通过有目的地将注意力集中于当下,不加评判地觉知一个又一个瞬间所呈现的体验,从而涌现出的一种觉知力[2]。而正念疗法,就是通过各种正念训练方法(如静坐、冥想、正念呼吸、躯体扫描、正念瑜伽等)达到一种高度觉知、平衡、放松的正念状态,从而达到缓解压力、消除极端情绪等而治愈疾病的目的[3]。同时正念疗法强调自我疗愈,患者主要依赖于自己的力量,而不是依赖于治疗师的力量来治愈自己的疾病。患者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随时进行对自己进行治疗。正念疗法对缓解压力、减少焦虑、抑郁、改善睡眠、提升幸福感及内心平静感具有显著作用,目前已广泛地用于各种精神疾病的治疗[4,5]。在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抗击疫情期间,隔离区大部分患者都不同程度地出现焦虑症状,在不良情绪影响之下不能积极配合治疗,甚至出现抵触情绪,诊疗工作不能有效开展,为了逆转这种不利局面,笔者采用正念疗法,对患者进行正念指导,激发患者勇气,从而缓解患者焦虑的作用。所采用的正念方法如下:

2.1沟通交流以宁心安神去其怯

首先与患者进行沟通交流,向患者讲解新冠肺炎的相关知识,认真倾听患者的主诉与疑虑,沟通过程中始终保持眼神交流,语速尽量放缓,并通过给予患者肯定的暗示,起到安神定志,稳定心神的作用。通过沟通交流可以帮助患者减轻疑虑,建立对医生的信任,并初步得到放松,达到心安则神定的效果。

2.2调节呼吸以条畅肝胆气机增其勇

就是将注意力集中于当下。放下过去,不去回忆过去经历过的种种;舍下未来,不去幻想未来将会如何。最简单的方法是出入息训练,就是将注意力集中到当前的呼吸上来,体会每一次呼气,每一次吸气。深吸法:姿势随意,身体自然放松,二目垂帘,反观内照,放松意识,口自然闭合,用鼻呼吸,呼吸匀细深长,吸气绵绵,憋气3—5秒,呼气微微,逐渐延长呼吸,从有意识延长呼吸过渡到自然深长,从而迫使内气充盈通畅。如《汉书·王吉传》所言:“吸新吐故以炼脏”,呼吸和吐纳能够有效舒畅气机,达到疏肝利胆的目的。正念呼吸结束后,对于肝胆气怯明显者,还可结合气功中的六字诀中的嘘音,嘱患者睁开双目,静心安神,默念嘘音,令发音、呼吸与意念同步进行,以达到生发气机的作用。

案例1

某女,70岁,新冠肺炎患者,患者于我病区进行隔离治疗期间,因得知配偶病情危重后出现情绪波动,悲伤恐惧,后精神不振,丧失治疗信心,不愿配合治疗。通过与患者进行沟通交流,对其进行劝解,同时进行正念训练的引导,配合正念呼吸训练,嘱其坚持练习,每日查房时对其进行15—20分钟正念沟通交流,鼓励患者坚持练习,在进行第一次正念训练之后患者情绪逐渐稳定,开始积极配合医护进行治疗,之后焦虑状态亦无反复,肺炎治愈后顺利出院。

案例2

某男,50岁,为方舱医院转入我病区进行隔离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入院时患者因担心病情进一步发展而忧心忡忡,焦虑不安,反复向医护人员询问病情。自入院以来入睡困难,多梦易醒,甚则彻夜难眠。在对患者病情解释之后,对其进行正念交流、引导,激发出患者战胜疾病的勇气和信心,指导患者进行正念呼吸,并配合六字诀中的嘘字练习,后查房时对其进行15—20分钟正念交流。第一次正念治疗后患者睡眠即有改善,3天后基本恢复正常睡眠,患者信心大增,精神状态转佳,10天后肺炎治愈后顺利出院。

由于疫情特殊时期,人员及技术条件有限,无法进行更为严谨的临床试验,但笔者在临床实践中发现通过正念疗法激发隔离治疗患者的“勇气”,可有效缓解患者焦虑紧张状态,临床疗效显著,值得推广。 

参考文献

[1]袁静,杜云海,徐巍,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患者隔离留观期间焦虑、抑郁水平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重庆医学,2020,49(19):3156-3160+3164.

[2](德)恩斯特.卡西尔著.甘阳译.人论[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4:35-37.

[3]姜金波,任垒,毋琳,等.正念疗法研究[J].中华保健医学杂志,2019,21(06):604-606.

[4]赵劲松,韩冰.正念冥想训练对抑郁症患者希望水平及心理状态的影响[J].心理月刊,2020,15(06):29+31.

[5]林正华,章琳,王继尧.正念认知疗法在住院精神障碍患者中的应用效果[J].中国医药导报,2020,17(05):83-86.